关于AIM

首页 > AIM动态 > 国外创新人才培育经验及启示

国外创新人才培育经验及启示
发表日期:2020-03-12

【内容摘要】: 美国针对科技创新人才成长各阶段的规律,营造适合人才成长的科研环境,让其通过自身奋斗跻身名校,获得广泛涉猎、学有专攻的知识结构;师从名师,学习名师科学态度、治学方法以及献身科研的决心;在学校的社会化过程中积累大量的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获得名师推荐参加重要学术会议,参与重大科技项目攻关等重要科研实践;甚至获得较好的就业机会,到有影响力的机构从事科技研究,形成正反馈效应,屹立于科学金字塔的顶端。

【关键词】:AIM俐钜 , 詹长霖 ,创新人才培育 ,国外创新

/AIM俐钜创新总经理兼首席创新官 詹长霖

进入21世纪,经济世界化浪潮风起云涌。科技创新人才的成长大致可分为基本素质养成、专业水平形成、创新水平激发、领军人才完型四个阶段。

美国针对科技创新人才成长各阶段的规律,营造适合人才成长的科研环境,让其通过自身奋斗跻身名校,获得广泛涉猎、学有专攻的知识结构;师从名师,学习名师科学态度、治学方法以及献身科研的决心;在学校的社会化过程中积累大量的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获得名师推荐参加重要学术会议,参与重大科技项目攻关等重要科研实践;甚至获得较好的就业机会,到有影响力的机构从事科技研究,形成正反馈效应,屹立于科学金字塔的顶端。

 

 

 

由美国实践经验可知,领军人才的出现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具有群体性、连带性的基本特征。他山之石,能够攻玉。探寻美国科技创新人才的培养及成长规律,对我国营造一个有利于科技人才成长的环境,满足科技领军人才在不同时期的成长需要,迈上创新型国家轨道,无疑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美国创新人才的培养规律与实践经验

1、素质养成阶段:展开通识教育,鼓励本科生参与科研基本素质养成阶段培养的是准人才,是领军人才成长的基础。

作为一位学习者,这个阶段是人生求知欲最旺盛的年龄,是综合素质形成的关键时期。美国研究型大学在领军人才素质养成阶段展开通识教育,重点拓展学生知识视野,积累由量变到质变的学术功底,形成宽厚、扎实的专业基础,优化知识结构体系,发展全面的人格素质。其目标是培养完整的人,即具备远大眼光、通融识见、博雅精神和优美情感的人。美国研究型大学把本科生科研训练作为培养创新人才的重要措施,建立了校级领导机构,以扩充本科生科研机会和增强管理;把本科生科研纳入课程计划,并鼓励学生参加研究项目,以确保本科生科研形成制度化。美国研究型大学还给予指导教师经费和工作评定上的支持。

实践证明:本科生科研活动为科技人才的成长,提供了提前与科研人员及专家接触的机会。他们不但在实践中获得真知,掌握科研的基本方法,培育做学问的态度和科学精神;而且进一步激发了钻研兴趣,为专业水平形成阶段的深入学习展开研究,奠定了坚实基础。

 

2、专业水平形成阶段:设立导师制,重点展开探究性学习专业水平形成阶培养的是潜人才。

作为一位传承者,这是创造力集成的年龄,是专业定型和专业水平形成的重要时期。在专业水平形成阶段,美国研究型大学设立导师制,发挥导师的“传、帮、带”接力棒式的指导作用,重点培养学生对学科国际前沿的跟踪水平和独立科研水平,传承导师严谨的治学态度、科学的研究方法、深厚的文化熏陶,形成合理的人才梯队,促动某一学科或若干学科领域长期深入发展。

 

创新人才最根本的特征在于创新精神、创新意识和创新水平。所以,美国研究型大学在专业水平形成阶段大力推广探究性学习,锻炼发现问题的敏锐性,培养调查研究、分析探讨和解决问题的技能,使其掌握科学的研究方法,养成科学的思维方式,形成科学观点和科学精神。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研究型大学的探究性学习有了很大的发展,除了“苏格拉底教学法”、“案例教学法”等传统的模式之外,还有基于问题的学习,基于课题的学习,一年级习明纳尔、高峰体验。实际上,这些模式之间在教学使用中并没有明确的界限,很多研究型大学往往把这些模式综合使用起来,引发学生钻研的兴趣,为其深入学科领域研究激发新思维、开辟新思路。

 

3、创新水平激发阶段:强化科研资助,建立科研管理长效机制创新水平激发阶段培养的是显人才。

作为一位思辨者,这是最富有创造力,也是最需要激励的阶段。美国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形成了政府、产业界与基金会三大主题的科学资助体系,将科研项目与科技创新人才培养结合起来,划拨专项经费资助,重点激发科技人才对原创性科学研究的孜孜追求,形成严谨的逻辑思维和执着的成就动机。

 

科研资助按用途分为三类:

一类是支持科研机构运行的基本费用,包括人员费、运行费、津贴等;

二是具体科研项目资助,目的是获得某一研究领域的科学发现或技术发明;

三是科技人才培养资助,旨在培养青年科技人才,资助研究生和博士后展开科学研究。

这为创新人才尽快进入科学家视野并得到认可和指导,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正如美国前国家科学基金会科尔韦尔主席说,对基础研究的科研资助,成为强大的科学驱动器,可见,美国对基础科学研究的重视,尤其是经费上强有力的保障,成为其盛产诺贝尔奖获得者的重要原因。美国拥有强大的国家创新体系,除了建立激发人才成长的科研资助体系,还和美国政府的科研管理密切相关。政府通过科技政策与法律法规的制定、科学研究开发经费的分配和研究项目的咨询等手段,对全国的科技活动施加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4、领军人才完型阶段:以研究型大学为依托,创新人才培养载体领军人才完型阶段培养的是高级显人才。

 

作为一位领导者,这是组织协调水平和团队指挥水平的成熟阶段,能带领和指挥一个或数个团队实行科技创新活动。研究型大学聚集了一大批领军人才,是培育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摇篮,也是其眷恋的精神家园,有利于领军人才辈出格局的形成。美国经济科技发展的成功实践证明,以研究型大学为依托,以产学院合作为构筑领军人才的集聚载体,这不但能为地方创造高额经济利润,加速科技成果的产业化,使美国大学成为国家重要的科学研究主体;而且这个创新组织聚集了大批领军人才,在相互合作中领导运筹学科领域的大跨越、大融合,创造出巨大的社会效益,形成良性循环。如1930年德国科学家冯卡门流亡到美国,进了加州理工学院,带了一批研究生,进而带动了整个美国的航空工业,使其集中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南部、洛杉矶地区。1940年,斯坦福大学副校长特曼洞悉了世界变化发展的新趋势,认为一个地区经济的繁荣将取决于教育和科研的兴旺,于是决定建立科学园,动员电机工程系的研究生制造仪器,开发公司,把硅谷建起来了。1978年,美国高校明确了“学校与地区共同发展”的办学方针,承担地方政府的科研任务,学校自办公司,或与企业联合展开研究。拥有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大学的马萨诸塞州,在传统工业严重滑坡时,却依靠人才智慧形成了一个智力集中、人才汇聚的新产业。

 

 

 

国外创新人才培育的经验告诉我们:

1、建设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增强人才集聚效应高水平研究型大学是创新型人才成长和聚集的家园。建立师承模式的优势累积人才链,增强本科生导师制质量监控体系建设,使导师制实现规范化和制度化,为科技创新人才的成长搭建有利平台。此外,要建立以发现和探究为核心的学习模式,进一步丰富和完善教育教学手段。

 

2、完善科研资助体系,强化科研经费保障完善科研资助体系,规范科研管理,充分激发各类人才的创新活力,加快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是政府科研管理、大学运行机制改革的重点。

 

3、优化创新人才培养体系,拓展产学研合作平台我国应建设科学研究与高等教育有机结合的知识创新体系,以建立开放、流动、竞争、协作的运行机制为中心,以企业为主体,以高校和科研机构为依托,使之成为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纽带和载体。

 

文章来自:百度文库,内容有部分删减。

 


AIM欢迎您

资料下载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