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AIM

首页 > AIM动态 > 拥有跨领域创新能力你可以不必怕被AI取代

拥有跨领域创新能力你可以不必怕被AI取代
发表日期:2018-11-26

【内容摘要】: 在哈佛商业评论10月号的「好奇心救企业」文章中写到,IDEO顾问公司希望雇用「T型」员工:具备深厚技能,可对创意流程有贡献(T字的一竖),也有跨领域协作的特质,而这种特质需要有同理心与好奇心(T字的一横)。该公司了解,同理心与好奇心是相互关联的:同理心让员工能仔细倾听,并由别人的观点来看问题或决策;好奇心会把兴趣延伸到他人的领域,甚至开始实际操作。公司也发现,大多数人能有最佳表现,并不是因为他们是专家,而是因为他们的深厚技能,伴随一种知性的好奇,引导他们去问问题、探索和协作,这个AI就很难取代人了。

【关键词】:AIM俐钜、詹长霖、跨领域创新、人工智慧AI、创新思维、创新工厂、大数据、工业4.0

/AIM俐钜创新总经理兼首席创新官 詹长霖

 

AI人工智能的运用确实越来越多,想要避免被AI取代你的工作,好奇心、创新思维、跨领域创新将是非常重要的能力。而AI要拥有好奇心,有好的提问(Question)能力这还需要很久的时间,毕竟AI要做「迁移学习」(跨领域学习)难度还是很大。




在哈佛商业评论10月号的「好奇心救企业」文章中写到,IDEO顾问公司希望雇用「T型」员工:具备深厚技能,可对创意流程有贡献(T字的一竖),也有跨领域协作的特质,而这种特质需要有同理心与好奇心(T字的一横)。该公司了解,同理心与好奇心是相互关联的:同理心让员工能仔细倾听,并由别人的观点来看问题或决策;好奇心会把兴趣延伸到他人的领域,甚至开始实际操作。公司也发现,大多数人能有最佳表现,并不是因为他们是专家,而是因为他们的深厚技能,伴随一种知性的好奇,引导他们去问问题、探索和协作,这个AI就很难取代人了。


「什么关键能力你可以不必怕被AI取代」天下杂志660期的文章,对于「人」的不可取代价值写得更全面,值得所有在职场的人及学生好好思考理解。



文中提到,新一波机器取代人的「卢尔德时刻」即将到来,我们只能束手无策?除了持续学习转型、与科技协作的能力,什么是机器参数永远也学不会,人类才有的胜出关键?

十九世纪工业革命时,在英国有一群激进纺织业工人,为了抗议工作被机器取代,捣毁工厂的纺织机,他们是「卢尔德主义者」(Luddites)。

200多年后的今日,当工业4.0和人工智能成为全球显学,从蓝领劳工到白领专业者,无不为自己未来的饭碗捏把冷汗。

牛津大学研究指出,未来十年内,有47%的工作可能被机器取代。

世界经济论坛(WEF)九月的未来工作(Future of Jobs)报告中指出,目前机器承担了全球三成的工作任务,到2025年将超过一半。

新的「卢尔德时刻」似乎不远。面对机器,人类只能束手无策吗?


重中之重:科技协作的能力

重点是要如何面对新的变局,光靠学校教育,已经不能应付当今世界的迅速变化;靠单一技能保住饭碗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

面对变局,人们要有不断学会新技能(re-skilling)的能力。

「千禧年出生的孩子明年就要进入职场,」企管顾问公司韦莱韬悦人才与奖酬咨询总经理魏美蓉说,「他们毕业后做的工作,会有50%的工作内容和现在不同。」

台湾万宝华总经理吴璧升也强调学习力的重要性,「因为领导者现有的成功模式,已经无法保证未来的成功,」他说,最好的例子就是十年前还叱咤风云的诺基亚手机,现在已经不复当年。


企业与人才想在变迁之下生存茁壮,持续学习转型是唯一道路。

未来职场最需要哪些能力?重中之重,是与科技协作的能力。

人工智能只会取代部份人力,而非全部。魏美蓉强调,未来人才和职能的关系将重组,某些工作的确将改由自动化完成,但同时新型态的工作需求会增加。

以银行柜台服务人员为例,当转账、存款、购买金融商品都透过网络完成,柜台服务人员就要转变成客户关系经理,从人的角度提供机器还做不到的服务。

再以医生为例。癌症治疗如果搜集够多病人和病历大数据,能在一开始就找出最适合的治疗方式,诊断会更有效率,但并不表示不需要医生。「医师更有时间倾听病患需求,表达关爱,」魏美蓉说。

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在新书《AI新世界》也分析,包括医生、导游、理财顾问与酒保等处于结构化环境的工作,未来最有可能的演变方式,是由机器进行幕后分析工作,人变成跟客户互动的媒介。

这些工作被机器取代的速度有多快,取决于企业改造职务内容的弹性,以及客户有多愿意跟机器互动。



 

人类必胜:爱、沟通与理解力

其次,是沟通、理解,同理心等软能力。

「自动化程度愈高,沟通力就愈重要,」吴璧升说,因为专业分工愈来愈繁杂,整合和互动的需求更高,机器之间可以交换信息和参数,但是还无法取代情绪和感觉。

「懂得人在想什么的能力,愈来愈重要,」他举例说明,网络银行都有机器客服,但客户往往会希望找真人来对话,因为人才能理解另一个人的情感动机。

李开复在他的书中也提到,即使计算机聪明到能打败世界棋王,但只有人类具有「关爱」和「同理心」。


转型到人工智能时代,不能继续只把人类当成生产力公式里的变量,而是要建立比以往更重视爱、服务与同理心的新文化。

这些软技能,不是机器能轻易取代的。哈佛大学教育与经济学副教授戴明(David Deming)发现,近年在美国需求成长最快的职业,例如经理、教师、护理师、医师、律师与经济学家,都仰赖人际互动能力。

选才思惟也要改。台大教授叶丙成的公司有个产品经理是职能治疗系毕业,不是工程师,却因为善于观察人的需求而被重用。


全球趋势:跨文化的团队合作

此外,在全球化下,企业愈来愈重视跨文化团队协作的能力。

全球最大半导体微影设备厂、来自荷兰的艾司摩尔(ASML),四年前导入任务式办公室(Activity-based Workplace),所有员工包括主管,没有固定座位,根据协作计划不同,旁边的邻居天天换。

走进开放式办公室,随处可见台湾工程师与各种肤色的外国同事,以英语互动、开会。


台湾艾司摩尔人资总监刘伯玲说,这么做是因为艾司摩尔成长速度太快,六年前台湾员工不到1000人,现在已超过2500人。透过重新安排办公室空间,以及提供协作所需的软件,希望创造一个适合激荡新思惟的环境。

「办公室像图书馆,开放空间让员工更有创意、愿意跟多元背景的他人沟通互动,」刘伯玲说。

科技正在改变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但适应力是人类的强项。我们不需要等程序设计师改变我们的编码,就知道要随环境变化而应变。

人类能发明出人工智能计算机,也一定有能力适应新科技,并学习与之共同协作。

史丹佛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李飞飞就认为,机器深度学习只会量化分析还不够,应该纳入人文情感与社会元素。她说,「人类无法计算巨量数据,却很擅长抽象思考与创意,」两者应相辅相成。


以色列历史学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更认为,未来人类应该要变得「hackable」(能被改造),因为改变会持续发生。「至少每十年要大幅重塑自己,」他说。类似手机软件,因应外界的变化,持续自我更新。

在未来的世界,我们不该退化成害怕机器大军的卢尔德主义者,只怕没有意愿或能力持续学习与改变。


AIM欢迎您

资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