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AIM

首页 > AIM动态 > 专访全球第一名的创新大师--克里斯坦森(中集)

专访全球第一名的创新大师--克里斯坦森(中集)
发表日期:2014-12-11

【内容摘要】: 克里斯坦森:需求不存在“颠覆性”和“持续性”的差别,人们对交通的需求亘古不变,这是核心;只是技术使得火车、汽车取代了马车,带来了行业性的或公司间的颠覆。越是缺少技术基因的传统行业,越容易被参与底层市场的公司以技术优势取代。当然技术也无所谓颠覆性和持续性,只是利用技术满足需求的方式带来了颠覆。

【关键词】:AIM俐钜创新、詹长霖、颠覆性创新、克里斯坦森、创新型企业

​(接上集)之后柯达的董事长兼CEO邓凯达(Daniel Carp)退休,安东尼奥•佩雷斯(Antonio Perez)走马上任后说,这个独立的部门与其他部门没什么区别,利润空间也很小,只是增加了成本。之后该部门被并入公司组织架构。EasyShare的市场份额跌至12%,然后出售给伟创力(Flextronics),最后的结果已经人尽皆知。

HBR中文版:所以是执行者的问题?

克里斯坦森:
我经常说,我没有战略可以告诉你,我只有一套理论;我无法告诉你该怎么做,只能教你怎么想。英特尔和柯达的案例都与“颠覆性创新”有一定的关联,不是理论或战略的执行者有问题,关键是,是否把理论变成了公司内共有的一套语言和思维方式。葛洛夫听完了之后没有告诉他的团队应该怎么做,赛扬处理器并非他的决定,而是在之后的一年送了18个团队2000多人次来学习。多年之后我曾问过葛洛夫赛扬处理器是如何产生的,他说:“你的理论模型并没有给出任何答案,但是让整个公司都用同一套语言和思维框架来讨论问题,所以我们达成了一个反常规的共识。”这是他给我上的非常深刻的一课。

虽然我与柯达的佩雷斯素未谋面,但我想他并非阻碍创新的领导者,但显然没有理解团队的创新语言和思维方式。

有时我们虽然操着同样的语言,用着同样的词汇,却不见得理解对方。这是从理论到实践的巨大鸿沟——语言,理论是被个体单独吸收的,大家各自解读,当它需要变成组织性的战略时,达成共识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葛洛夫说,在英特尔,他们把颠覆性创新称之为“克里斯坦森效应”(Christensen Effect)——这样就防止了一个看似不言自明的词汇却造成互相完全不理解的情况发生。

理论只能预测结果
HBR中文版:管理学界也有很多学者终其一生致力于发展一种理论,但你用“颠覆性创新”分析了重工业、电子制造业、纸媒行业、大学教育、医疗行业、咨询业,甚至小到个人生活选择,大到整个资本主义系统(克里斯坦森的新书《资本主义的窘境》(The Capitalist's Dilemma)将于2014年出版)。能否讲一下研究脉络转变背后的原因?

克里斯坦森:首先,摩门教会鼓励我不断提出问题、不懈追求答案。对我而言,这并非转变,只是在不同行业领域内探讨同一个问题,答案只是同一理论体系的再次应用而已。这是一个普适现象,底特律的汽车公司绝不会相信有一天丰田会有雷克萨斯的高端品牌,《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会获得普利策奖,日本会颠覆美国,“四小龙”颠覆日本,而当四小龙的公司被推上高端市场,无法再向上增长时,专注于底层市场的中国大陆就成了它们的颠覆者,现在我又可以基本断定越南成为中国的颠覆者。这就是一般规律……

不过我的妻子说我是“所有行业的犹太母亲”(The Jewish Mother of Every Business,犹太民族的母亲会无微不至地照看孩子,有时被认为过度操心)。

HBR中文版:“颠覆性创新”有两种解读:一,认为你强调的是技术,二,认为你强调的是需求?你能谈谈二者之间的关系吗?

克里斯坦森:
需求不存在“颠覆性”和“持续性”的差别,人们对交通的需求亘古不变,这是核心;只是技术使得火车、汽车取代了马车,带来了行业性的或公司间的颠覆。越是缺少技术基因的传统行业,越容易被参与底层市场的公司以技术优势取代。当然技术也无所谓颠覆性和持续性,只是利用技术满足需求的方式带来了颠覆。

2011年,我说再过5、6年,下一个被颠覆的是纸媒,或者说广义上所有依靠广告而生的新闻出版业,但我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纸媒在2012年的坍塌速度如此之快。可见理论可以预言结果,无法预测过程。

HBR中文版:你如何看待商学院的未来发展趋势,商学院会如何被颠覆?

克里斯坦森:“管理教育即将被颠覆”——这句话哈佛商学院已经说了14年,申请哈佛商学院的人数逐年下降。原因非常简单,想来哈佛商学院读MBA首先你要极其优秀,其次你要具备能够支付高昂学费且两年没有收入的的经济实力,毕业后的选择也只有几家大咨询公司、投行和对冲基金公司,像GE、GM、强生都无法给出平均16万美元的年薪,而低于这个薪酬你就无法实现MBA教育的投资回报。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哈佛商学院只会因生源越来越少而破产,再过5到10年,我们将看到美国一半的商学院破产。

原来我们只看到“公司大学”(Corporate University)会颠覆传统教育行业,去年更有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的迅速发展。哈佛商学院也以MOOC的模式向所有人提供教育。在职、因子女教育而无法以传统方式获得教育的人有非常迫切的需求,也是巨大的教育市场。

一门线上教育就可以替换掉一个教职岗位。哈佛商学院已不再提供会计学课程,因为BYU的一门线上会计课讲得实在是太好了,而我们的教学和师资,平均上来讲就是平均水平。公司需要的不是一学期课程,而是能够把事做成的知识。现在就有公司大学会直接打电话到哈佛说,“我们需要你们定制一个星期的战略课程,我们公司是做禽类饲养的”。而“从教案到粉笔”的教学方式无法与公司教育匹敌,第一个星期学习战略,他们会在第二个星期立即实践,一两个月之后战略执行的结果、研发的产品就已经可以验证该战略的有效性。

(未完待续......)
资料来源:哈佛商业评论

AIM欢迎您

资料下载